谘詢電話 0514-86166160

新聞動態

吉林將軍德英

發布時間:2020-02-12 11:55:26 瀏覽人數:

吉林將軍德英

吉林將軍德英,小時候家裏挺窮。按照清朝的規矩,旗人生下男孩子就是一個丁,長大了就得去當兵。德英十八歲那年就到相帥手下去當兵。因為他立了不少戰功,相帥薦舉他當了都統,後來又被皇上封為吉林將軍。德英做官清正,不詢私枉法,老百姓給他起了個外號,叫“德青天”。

德英白天處理公事,晚間常常微服私訪。哪家窮哪家富,哪家買賣騙人啦,哪個當差的舞弊了啦,他都清楚。

一天晚上,他又和往常一樣,來到吉林大東門外,已是小半夜了。家家戶戶都吹燈睡覺了,隻有路旁一間小房還亮著燈。他覺著很怪,為什麽這麽晚了,這家的人還不睡呢?便輕輕走了過去。

這家隻有老兩口子,無兒無女,開了一座豆腐坊,每天夜晚磨豆子,做豆腐,一大清早挑著出去賣。這時,老頭兒正在推磨。他對老伴兒說:“都說吉林將軍是德青天’,我看不一準兒,咱老兩口子都這麽大歲數了,全指賣豆腐活著,還得我老頭子推磨,他要真是‘德青天’,就該給咱老兩口兒買個小毛驢拉磨,那我才佩服呢!”老頭兒是對老伴兒說的,可這話叫窗外的德英聽去了。

第二天,德英升堂,發了一支簽,叫衙役到大東門外把那個賣豆腐的老頭兒找來。老兩口子不知出了什麽事,都嚇壞了。老頭兒來到大堂前,一見德英坐在上邊,急忙跪下磕頭。

德英問老頭兒:“你昨天晚上為什麽罵我呀?”老頭兒說:“小人不敢。”德英把驚堂木一拍:“你在將軍麵前還敢說謊!昨晚你一邊推著磨一邊罵我,罵的什麽我都知道,你要不照實招來,我就處罰你!”老頭兒一聽出了一身汗,心想,我在家裏叨咕他,他在大堂上就聽見了,連我推磨他都知道,可真厲害呀!就說:“大人在上,小人不敢撤謊。昨晚上我推磨時,怪你不給我買個毛驢,說了將軍的壞話,實不應該,小人領罪。”德英一聽說得挺對,就對老頭兒說:“你罵大人是有罪的,你是認罰還是認打?”老頭兒問怎麽個打法怎麽個罰法。德英說:“認罰,四十大板,認罰,罰你吃半斤鹹鹽。”老頭兒一想,我這麽大歲數了,要打四十大板,不死也得扒層皮;鹹鹽雖然難吃,總比挨打好些,就說:“小人願罰。”德英一聽,說:“好吧。你到對麵那家雜貨鋪買半斤鹹鹽來。”

不一會兒,老頭兒把鹽買回來了。德英又吩咐衙役借杆秤來一約,不夠半斤。德英立刻吩咐衙役去把賣鹽的掌櫃傳來。德英早就訪聽好了,這個雜貨鋪掌櫃的是個奸商,總是少給秤,早就想懲治懲治他。

衙役把掌櫃的傳來了,德英問:“這是多少鹽?”掌櫃的一聽頭上冒汗了,哆嗦著說:“回,回案老爺,是半、半斤。”德英對衙役說:“你稱一下,讓他看看是多少。”掌櫃的一看買鹽的老頭兒站在身邊,不用看秤就哆嗦上了。德英火了,一拍驚堂木說:“買半斤鹽你就少給二兩,你每天要少給顧客多少個二兩?一年要少給多少個二兩?來人呀!”下邊衙役“傲”地一聲,震得大堂山響。這下可把掌櫃的嚇屁了,跪下一勁兒磕頭:“小人有罪,大人饒命!”德英說:“知罪就得改,可這回不能輕易饒過,你認罰還是認打呢?”掌櫃的問論打怎麽打,論罰怎麽罰。德英說:“論打,打你一百大板;論罰,罰你一頭毛驢。”掌櫃的一想,我這身子骨哪能抗住一百大板呢,就認可罰一頭毛驢吧!他說:“小人願罰。”德英說:“好,你趕緊送一頭毛驢來贖罪。”

不多一會兒,掌櫃的牽來一頭小毛驢。德英對賣豆腐的老頭兒說,“這鹽不夠秤,不用你吃了。這個奸商欺騙你,罰他的這頭小毛驢就歸你吧軍”又對掌櫃的說:“你以後再欺騙老百姓,叫我知道了,可決不輕饒你。滾吧!”掌櫃的爬起來跑了。老頭兒一邊謝大人,一邊牽著小毛驢回家了。從那以後,德青天斷案的故事就傳開了。